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四十章 狂公子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近日,银水城上层圈子内流传着一个名字:狂公子。

    此人不知道姓什么,来自哪里。但出手阔绰,为人桀骜;且才情过人。

    这一日,各世家子弟于经常聚会的天香楼齐聚。

    楼内温度适中,不似外面的寒冷,在转角处,竟然还摆放着春夏才盛开的鲜花。

    天香楼的那些个侍女,个个面容姣好。身披薄纱,婉转移步间,若隐若现。惹得众位公子哥个个眼睛发直。楼内烟雾袅绕,似在仙境。在大厅内,正中间的地方,专门设置了一座帷帐。美妙动听的琴声从帷帐内传出。

    泉水般叮咚的琴声时而激荡,时而婉转,时而抑扬,又时而下挫。众人听得神往不已,随着一声轻叹,委婉的歌声在楼内响了起来:

    君有意,妾有情,君妾情深动天地;可叹苍天垂老已,不识人间鸳鸯事,天若有情天亦老,人间真情最沧桑。。。

    这歌声似哭泣似哀怨,听的人面上的表情都是充满了怀念。人,这一生,总会有那么一个人,会让自己魂牵梦萦,辗转难眠!唱歌的人,将人的这种情绪尽数地在歌声中予以表现。

    “好!真好!好一个天若有情天亦老,人间真情最沧桑。敢问,唱曲的是谁,能否出来一见,本公子可是神往的很哪!”众人循声望去,只见一位面如玉,唇如樱,眉浓如墨的年轻人,坐在了角落的酒桌旁。

    众人齐刷刷地将目光投了过去,尽是鄙夷地看着那年轻人。连这唱曲的人都不知道,看样子这人不是本地的人。

    帷帐内的人似乎不远搭理,只见几名随从上前,将帷帐抬起往后院走去,这帷帐竟然是活动的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

    推杯置盏间,众人都是已经有了微微的醉意。大家不时地调笑着附近的异性,只有一位是另类。

    这女子年纪亦是不大,独自一人在那自斟自饮,长得非常的动人。奇怪的是,场内的花花公子哥,却是一个也不敢上去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兄弟,那边坐着的那位是谁啊,怎的你们都没人过去搭讪?”只见先前那位出声询问的公子,已然是酣醉不已,伸手搭在另一位公子哥的肩膀上,酒气熏人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我跟你很熟悉吗?为什么我要回答你的这个问题?”

    “哎呀,这位兄弟,忘记介绍我自己了。小姓许,名文。敢问兄弟大名,能否告知那位姑娘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哦,我乃尚书的三公子,上官木。”

    “啥米,上官木?上棺木?哈哈,棺木兄,你这名字可真正的有趣啊!”

    “是上官木,不是棺木的那个。”回答的这位,明显的有些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“许文兄弟,以后可别这么叫了,要不可别怪我上官木不客气啊!”这位看样子以前因为这名字经常被人取笑,是以虽然恼怒,倒也很快就释怀了。

    “要说那位姑娘啊,那可是在咱银水城大有名气的虢夫人!”

    “既称为姑娘,何以棺木兄在后又称其为夫人呢?”

    “许兄弟,看样子你不是本地人啊!连这个典故都不知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白领情缘美丽的儿媳妇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