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56章 反击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江夏和程逸修一起赶到医院时,刘刚正躺在病床上抽烟。额头上缠着圈纱布,右腿打着石膏。明明该是很狼狈的状态,却因为他嘴角那抹得意的坏笑,让人觉得他只是在这度假而已,即轻松又惬意。

    来的路上江夏已经知道,刘刚是跟人打架弄成这样的。而打架的另一方不是别人,正是杨月的男友。

    说来也真是巧,杨月的那个男友,竟然就是当初拐跑刘刚老婆的那个小白脸——吴帆。刘刚查杨月的下落时,得知杨月已经离开t市回了老家,本来是要一路追过去的,没想到在车站就遇到了也准备离开的吴帆。吴帆那张脸,真是化成灰刘刚也能认得出,当场二话不说,上去就给了人一拳。没想那个吴帆虽然是个吃软饭的,平时也很注重健身,练得一身肌肉,打起架来也不弱。两个人拳来脚往的,一个也没落下好。这会吴帆就在隔壁的病房躺着呢。江夏过去看了眼,比起刘刚的惬意,吴帆那可真是惨不忍睹。浑身缠满纱布不说,脸上就没一块好地儿,青紫交错,嘴角还被打裂了。

    用刘刚的话来说,“他不是靠脸吃饭吗,老子就把他那张脸打残了,看他以后还怎么祸害人!”

    程逸修抱臂站在床前,“你还挺得意啊,把人打死了你是要赔命的知道吗?”

    刘刚把手里的烟头扔进矿泉水瓶子里,不在乎地道:“我心里有数,最多打个半死不活,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死不了?现在人家报警,要追究你的责任。你是做好进去待两年的准备了?”

    刚才他们来的时候,警察做完笔录才刚走。因为事发当地刚好是监控死角,两人都说是对方先动的手,所以这就成了个无头案。最后民警建议他们私了,可吴帆不同意,据说已经请了律师,誓要把刘刚告到牢里去。

    刘刚没再出声,望着天花板愣了会神,才道:“阿修,你不知道,我现在心里痛快着呢。别说是坐两年牢,哪怕是十年,我心里这桩事了了。往后什么贺琴啊,那对我来说就是陌生人了,无所谓了。”

    贺琴就是刘刚的老婆,现在已经是前妻了。江夏听程逸修说过,刘刚当年追贺琴时,那也是轰动了半个t市。曾经都是爱到骨子里的,如今却成了这般下场,搁谁谁也过不去那道坎。何况是刘刚,别看着他什么都是无所谓的样子,其实最是重情义。当年程逸修被抓进去,他四处求人,甚至给夏家夫妻下跪。可程逸修出来后没去找他,他也就没去找程逸修。因为他知道,程逸修若是跟着他,不会有好前途。但是心里那份情一直在,所以两人才会在数年后再相逢时,依然像当年一样兄弟情深。

    程逸修知道刘刚的心思,既然事情已经发生,他多说无益。现在只能想办法如何解决了。

    刘刚孤身一人,没人照顾,程逸修替他请了个护工来,让他在医院安心养伤,不管吴帆是什么打算,他总得有个好身体才有好应对。

    安顿好刘刚,程逸修和江夏正打算离开,在病房外却遇到了个熟人。

    顾云城正从隔壁病房出来,身后还跟着位四十来岁,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那间病房只住了吴帆一个人,江夏想也知道,他就是吴帆请的那位律师了。

    顾云城上前跟江夏打招呼,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江夏指了指刘刚的病房,“我来看一位朋友。”

    顾云城朝病房看了一眼,了然地点点头,“我还有事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江夏也无意跟他多说,挥手再见。就见他和中年男子进了电梯,那中年男人却频频回头看向程逸修,似乎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江夏好奇地问程逸修:“他怎么总是看你,认识?”

    程逸修摇头,他在t市没几个朋友了。而且就算以前见过,十多年没回来,现在也不可能还认识。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出了医院,程逸修送江夏先回了餐厅,自己则去了公安局。吴帆是杨月的男朋友,通过他肯定能知道杨月的下落。

    江夏到餐厅后才发现,程逸修早上来第一件事,就是将原先的领班提升为前堂经理了。所以她现在又回复到无所事事的状态,只能待在办公室打消消乐。

    下午四点多,程逸修回到餐厅。江夏问他事情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程逸修喝了口水,“警方已经抓到杨月了,你知道在哪抓的吗?”
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