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80|77.75.78.79.城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【防盗,详情见小绿字·作者有话说】

    等简梵慢慢收起眼泪,海茵把她半抱着挪到沙发里,他长叹一声,用力薅了一把她脑袋:“好了,朋友没了就没了,再交几个就是了。干嘛哭得跟天塌了似的?不过我还是要表扬一下——你今天表现真不错,不像以前总是没脾气被欺负。”

    揉了揉眼睛,简梵吸吸鼻子,不好意思地咧嘴笑了下:“因为你告诉过我,要自己变得强硬,才能赢得别人的尊重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海茵洋洋得意地颔首,一副孺子可教的神情,“那你要怎么谢我?”

    呆呆看了他一会儿,简梵明白过来,她红了脸凑上去,主动亲亲他嘴角。然后被海茵抓住拖过去,把蜻蜓点水的一啄不断加深,加温。

    之后简梵虽然不再提那件事,但是整张小脸还是闷闷不乐。

    海茵看在眼里,吃过晚饭后,他主动去刷碗,然后钻进书房,把简梵叫过去。

    简梵怀里抱着复习题,鼻梁上架着一副平光眼镜: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你来看,”海茵把一枚钥匙平放在桌上,“你觉得它会是用来开什么锁的?”

    果然,简梵迅速被吸引了注意力。

    她在海茵身旁坐下来,苦思冥想:“这是你妈妈留下来的东西……啊,会不会是她给你留了一封信,放在某个邮箱里,要用这把钥匙打开?”

    海茵摸摸她脑袋:“还不算笨。我也是这样想的,她肯定是留了什么东西给我,我看到钥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被银行托管的保险箱。我妈生前在国家银行有固定账户,白天我去找银行经理了解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们怎么说?”简梵眼睛放光,兴致勃勃地追问,好有意思啊,像某种解谜寻宝游戏。她一下子忘记了之前的烦闷,摇摇尾巴,挪得离海茵更近一点儿。

    海茵:“很可惜,国家银行没有我妈留下的保险箱。不过我问到了另一个消息。”

    简梵:“???”

    “银行经理说,在我妈发生车祸那天,我爸去过银行,以委托名义,打算取消我妈的银行账户。”海茵说着,眉心深深蹙起。

    “啊?”简梵茫然了,“他为什么要取消阿姨的账户?”

    “如果有我妈亲笔写的书面委托,他作为我妈的合法配偶,的确可以替我妈出面处理一部分财产管理事务。”海茵笑容里有浓烈的讽刺意味,“可惜啊,银行经理坚持要跟我妈通电话确认,没让那只老狐狸得逞。”

    简梵瞄到海茵搁在膝盖上的手用力攥成拳,他在隐忍对自己父亲的怨懑。

    她心疼地搂住海茵。

    海茵表情有一瞬间的迷茫,他轻声说:“我想找到答案,小梵。我想弄清楚,我妈到底是谁害死的,我也想搞明白,为什么我爸这么不待见她。她要绕过我爸给我的东西,究竟是什么。你会一直陪着我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简梵抬起头,认真点头,“我会陪着你的。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寻宝,好期待啊!”

    看她摩拳擦掌的兴奋劲儿,海茵内心有点崩溃。

    不过,她总算又有笑容了。想到这个,海茵也便释然了。

    简梵一直到第二天早上,才猛地明白过来,昨天晚上海茵用他自己的方式,在默默开导她,让她走出心情的阴霾。

    换好衣服准备带芬妮出去遛弯的海茵,一看到她脸上傻乎乎的笑容,手就发痒,把她抓过来好生揉捏了半天,才满足地出门。

    芬妮长大了不少。

    它小的时候毛色并不鲜亮,有点像软趴趴的小土狗。经过简梵和海茵的耐心照料,芬妮尾巴上秃掉的地方,渐渐长出了一层薄薄的绒毛,盖住了原先暴露在空气中的粉色嫩肉。

    芬妮得意地翘着尾巴,一会儿钻进草丛里嗅来嗅去,一会儿迈开四足小心地跃过地上的水潭,湿漉漉的黑眼睛充满了好奇。

    海茵穿着一件插肩设计的刺绣夹克,完美衬出他宽肩细腰腿长的好身材。他手里把玩着红色的牵引绳,吹个口哨,示意芬妮跳进草坪里扑蝴蝶。

    一开始芬妮根本不敢,大概是曾受过欺凌的缘故,只有在主人身边,芬妮才胆子大一点儿,会表现得比较活泼。

    海茵稍微离远一点儿,拉布拉多就瑟缩着脑袋,趴在地上可怜兮兮地发抖。

    “真没用,跟你主人一个德行。”海茵蹲下去戳了戳芬妮毛茸茸的脑袋,

    芬妮呜咽了几声,脑袋拼命朝海茵手心里拱。

    街心花园里,很多住在附近的人出来晨练。

    迎面走来一名牵着小狗慢跑的年轻女子,她第三次路过海茵身边,放慢脚步,笑吟吟主动询问:“需要帮忙吗?我看你似乎没有为你的狗狗准备收集粪便的袋子,喏,我这里有。”

    “走开!”海茵暴躁的语气很不客气,把好心路人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好心路人:“你住在这附近吧,我平时每天早上都这个时间来跑步,顺便遛一下我家凯蒂,凯蒂宝贝儿快过来,认识一下新朋友,要友好一点……啊!凯蒂你在干什么!”

    飞速奔来一只胖乎乎的松狮,它抖了抖毛,突然一屁股朝芬妮坐下去。芬妮发出一声哀鸣,呲牙转头咬在松狮尾巴上。

    两只狗狗朝对方疯狂吠叫,厮打作一团。

    接到电话,简梵匆忙赶来,只见到一个怀抱自家爱犬悲伤离去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海茵,芬妮没事吧?它……”

    把手里一截火腿肠塞进芬妮嘴里,海茵站起来,满脸得意对她比个剪刀手:“打赢了。”

    简梵:“!!!”

    不会吧?

    趴在路边津津有味啃火腿肠的芬妮,看上去软趴趴的,毫无杀伤力,简梵分明记得,海茵在电话里说,对方的宠物是一条成年松狮。

    体型差距那么大,芬妮怎么可能赢?

    听海茵重述了当时的情形,简梵哭笑不得,抓起芬妮左看右看:“小家伙儿,没想到你这么凶,咬住别人的尾巴不松口,还仗着个头小,吊在别人身后抓人家屁股。真是个小坏蛋,可怜的松狮都被你欺负哭了。”

    芬妮:“汪汪汪!”

    海茵乐:“都说宠物随主人,你比以前硬气了,笨狗也变勇敢了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简梵嘟嘴:“……不跟你说这个。刚才那位女士呢?快点,我们去买点礼物上门道歉。”

    海茵不悦:“凭什么啊!是她家狗先来撩的,被咬了活该,我们还要去道歉?我不去,要去你自己去。”

    半小时后,宠物用品店。

    海茵把一个磨牙玩具塞进芬妮嘴里,很豪爽地一挥手:“都给我包起来,全都要了。”

    简梵嘴角抽搐:“没必要买那么多吧,有点儿浪费钱……”

    海茵转过头来:“道歉不多带点东西去,怎么能显示出我们的诚意?”

    扶额,简梵放弃纠正他的消费观念。

    “哦,对了,既然是给那条笨狗花的钱,你回去记得打欠条。”海茵打个响指。

    愣了三秒,简梵提着袋子往回冲:“老板,我要退货——”

    “太丢人了,你这种行为必须好好反省。买东西去道歉,这话是不是你说的?”海茵眯起眼,抱着双臂睥睨简梵,他每说一句,简梵脑袋就埋得越低,不敢做声,慢吞吞地点头,承认错误。

    “钱,没了可以再挣,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,你怎么能出尔反尔呢?简小梵,你自己说,以后还敢不敢这样做了?”海茵痛心疾首道。

    “不、不敢了。”摸了摸被吻肿的嘴巴,简梵一脸苦逼。为什么大魔王一不高兴,就把她拖回车里,亲到昏天黑地才放过她啊!差一点就擦枪走火在停车场里玩儿车震了,光天化日之下,白日宣|淫,实在是……太变态了。

    努力无视心里飘起的一小簇遗憾,简梵跟海茵在街心公园附近打听。

    “……养了一只胖乎乎松狮犬的?噢,那一家啊,就住在前面,拐个弯就看到了,蓝色房顶的那栋。”

    叩开房门,屋里传来了松狮委屈又惊恐的叫唤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们是为了您家的狗狗来道歉的……咦?海茵,是我脸盲了吗?这位大叔看起来好眼熟啊。”

    “律师先生,没想到你住在这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是海茵啊,来来来,快进来喝杯茶。”男人豪爽笑道。

    上了几杯茶,数人坐在客厅里,愉快而轻松地聊起了天。简梵托着下巴,目光时不时瞟向客厅那头的两只狗狗。松狮哆嗦着拼命把脑袋往手织波斯地毯下面钻,芬妮摇着尾巴,一脸无聊地蹲坐在旁边。

    “……原来如此,”律师放下茶杯,笑着说,“那条松狮是我女儿养的,她把狗从宠物医院带回来就赶着去上班了。一点皮外伤,打了针上过药,过几天就没事了。我还以为你上门来,是为了问我关于塞塔莎小姐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闻言,海茵脸色微变,他坐直了身体,询问:“那天您是不是还有什么话,在我爸面前不方便说?”

    “……原来如此,”律师放下茶杯,笑着说,“那条松狮是我女儿养的,她把狗从宠物医院带回来就赶着去上班了。一点皮外伤,打了针上过药,过几天就没事了。我还以为你上门来,是为了问我关于塞塔莎小姐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闻言,海茵脸色微变,他坐直了身体,询问:“那天您是不是还有什么话,在我爸面前不方便说?”

    “……原来如此,”律师放下茶杯,笑着说,“那条松狮是我女儿养的,她把狗从宠物医院带回来就赶着去上班了。一点皮外伤,打了针上过药,过几天就没事了。我还以为你上门来,是为了问我关于塞塔莎小姐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闻言,海茵脸色微变,他坐直了身体,询问:“那天您是不是还有什么话,在我爸面前不方便说?”

    “……原来如此,”律师放下茶杯,笑着说,“那条松狮是我女儿养的,她把狗从宠物医院带回来就赶着去上班了。一点皮外伤,打了针上过药,过几天就没事了。我还以为你上门来,是为了问我关于塞塔莎小姐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闻言,海茵脸色微变,他坐直了身体,询问:“那天您是不是还有什么话,在我爸面前不方便说?”闻言,海茵脸色微变。他坐直了身体,询问:“那天您是不是还有什么话,在我爸面前不方便说?”

    “……原来如此,”律师放下茶杯,笑着说,“那条松狮是我女儿养的,她把狗从宠物医院带回来就赶着去上班了。一点皮外伤,打了针上过药,过几天就没事了。我还以为你上门来,是为了问我关于塞塔莎小姐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等简梵慢慢收起眼泪,海茵把她半抱着挪到沙发里,他长叹一声,用力薅了一把她脑袋:“好了,朋友没了就没了,再交几个就是了。干嘛哭得跟天塌了似的?不过我还是要表扬一下——你今天表现真不错,不像以前总是没脾气被欺负。”

    揉了揉眼睛,简梵吸吸鼻子,不好意思地咧嘴笑了下:“因为你告诉过我,要自己变得强硬,才能赢得别人的尊重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海茵洋洋得意地颔首,一副孺子可教的神情,“那你要怎么谢我?”

    呆呆看了他一会儿,简梵明白过来,她红了脸凑上去,主动亲亲他嘴角。然后被海茵抓住拖过去,把蜻蜓点水的一啄不断加深,加温。

    之后简梵虽然不再提那件事,但是整张小脸还是闷闷不乐。

    海茵看在眼里,吃过晚饭后,他主动去刷碗,然后钻进书房,把简梵叫过去。

    简梵怀里抱着复习题,鼻梁上架着一副平光眼镜: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你来看,”海茵把一枚钥匙平放在桌上,“你觉得它会是用来开什么锁的?”

    果然,简梵迅速被吸引了注意力。

    她在海茵身旁坐下来,苦思冥想:“这是你妈妈留下来的东西……啊,会不会是她给你留了一封信,放在某个邮箱里,要用这把钥匙打开?”

    海茵摸摸她脑袋:“还不算笨。我也是这样想的,她肯定是留了什么东西给我,我看到钥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被银行托管的保险箱。我妈生前在国家银行有固定账户,白天我去找银行经理了解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们怎么说?”简梵眼睛放光,兴致勃勃地追问,好有意思啊,像某种解谜寻宝游戏。她一下子忘记了之前的烦闷,摇摇尾巴,挪得离海茵更近一点儿。

    海茵:“很可惜,国家银行没有我妈留下的保险箱。不过我问到了另一个消息。”

    简梵:“???”

    “银行经理说,在我妈发生车祸那天,我爸去过银行,以委托名义,打算取消我妈的银行账户。”海茵说着,眉心深深蹙起。

    “啊?”简梵茫然了,“他为什么要取消阿姨的账户?”

    “如果有我妈亲笔写的书面委托,他作为我妈的合法配偶,的确可以替我妈出面处理一部分财产管理事务。”海茵笑容里有浓烈的讽刺意味,“可惜啊,银行经理坚持要跟我妈通电话确认,没让那只老狐狸得逞。”

    简梵瞄到海茵搁在膝盖上的手用力攥成拳,他在隐忍对自己父亲的怨懑。

    她心疼地搂住海茵。

    海茵表情有一瞬间的迷茫,他轻声说:“我想找到答案,小梵。我想弄清楚,我妈到底是谁害死的,我也想搞明白,为什么我爸这么不待见她。她要绕过我爸给我的东西,究竟是什么。你会一直陪着我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简梵抬起头,认真点头,“我会陪着你的。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寻宝,好期待啊!”

    看她摩拳擦掌的兴奋劲儿,海茵内心有点崩溃。

    不过,她总算又有笑容了。想到这个,海茵也便释然了。

    简梵一直到第二天早上,才猛地明白过来,昨天晚上海茵用他自己的方式,在默默开导她,让她走出心情的阴霾。

    换好衣服准备带芬妮出去遛弯的海茵,一看到她脸上傻乎乎的笑容,手就发痒,把她抓过来好生揉捏了半天,才满足地出门。

    芬妮长大了不少。

    它小的时候毛色并不鲜亮,有点像软趴趴的小土狗。经过简梵和海茵的耐心照料,芬妮尾巴上秃掉的地方,渐渐长出了一层薄薄的绒毛,盖住了原先暴露在空气中的粉色嫩肉。

    芬妮得意地翘着尾巴,一会儿钻进草丛里嗅来嗅去,一会儿迈开四足小心地跃过地上的水潭,湿漉漉的黑眼睛充满了好奇。

    海茵穿着一件插肩设计的刺绣夹克,完美衬出他宽肩细腰腿长的好身材。他手里把玩着红色的牵引绳,吹个口哨,示意芬妮跳进草坪里扑蝴蝶。

    一开始芬妮根本不敢,大概是曾受过欺凌的缘故,只有在主人身边,芬妮才胆子大一点儿,会表现得比较活泼。

    海茵稍微离远一点儿,拉布拉多就瑟缩着脑袋,趴在地上可怜兮兮地发抖。

    “真没用,跟你主人一个德行。”海茵蹲下去戳了戳芬妮毛茸茸的脑袋,

    芬妮呜咽了几声,脑袋拼命朝海茵手心里拱。

    街心花园里,很多住在附近的人出来晨练。

    迎面走来一名牵着小狗慢跑的年轻女子,她第三次路过海茵身边,放慢脚步,笑吟吟主动询问:“需要帮忙吗?我看你似乎没有为你的狗狗准备收集粪便的袋子,喏,我这里有。”

    “走开!”海茵暴躁的语气很不客气,把好心路人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好心路人:“你住在这附近吧,我平时每天早上都这个时间来跑步,顺便遛一下我家凯蒂,凯蒂宝贝儿快过来,认识一下新朋友,要友好一点……啊!凯蒂你在干什么!”

    飞速奔来一只胖乎乎的松狮,它抖了抖毛,突然一屁股朝芬妮坐下去。芬妮发出一声哀鸣,呲牙转头咬在松狮尾巴上。

    两只狗狗朝对方疯狂吠叫,厮打作一团。

    接到电话,简梵匆忙赶来,只见到一个怀抱自家爱犬悲伤离去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海茵,芬妮没事吧?它……”

    把手里一截火腿肠塞进芬妮嘴里,海茵站起来,满脸得意对她比个剪刀手:“打赢了。”

    简梵:“!!!”

    不会吧?

   &nb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