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274.第274章 我应该的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练母心里在怀疑,但是也没有说什么。自己的女儿就是一个极端的人,温束安放弃继续温氏,就证明不想再和她有任何的牵扯。可是她却是如此不放手?练母也没有什么好说的,走到这一步,已经回不了头。现在也只能默默的守护着她。

    只希望她可以收手,但是让她收手几乎就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心痛但是却没有办法,练白流躺在床上将近两个星期。但这两个星期她也没有闲着,继续安排了很多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,今天夜惑过来看她。发现练母在那里守着她,明显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你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练白流看着夜惑,夜惑看着练白流,余光扫到旁边的练母。

    “来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不敢对上练母的脸,因为也许怕她会认出自己来。夜惑来之前,应该调查一下这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你是白流的朋友吗?”

    练母本来想说芳芳,但是知道女儿一定会生气。于是就改口白流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聊,我先出去。”看到女儿的眼神,于是立刻把空间留给他们两个人。练白流什么也没说,待她出去后。

    她瞪着夜惑,并说道:“如果你想母子相认,我不会阻止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想相认,我现在活得好好的,可不想有什么麻烦,不想自找罪受。当然,像你这样自找罪受的人是个异类,竟然对自己下这样的狠手。”夜惑一看就清楚,这练白流打的什么算盘,不过这苦肉计真的值得吗?弄倒下一个林南而已,林南对她又有何威胁,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好你自己的嘴,否则我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也会给他找点罪受,而夜惑把手中买的东西交到她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一些吃的,装装样子。看病人总要给一些吃的吧!”

    夜惑的话让练白流白了他一眼,这个男人可真够虚的。做戏做全套,难怪可以在上面活得这么自在。完全两种人格在过日子。

    “那我谢谢你,不过我不缺这些。”

    病房里面放满了送过来的吃的,她什么都吃不下去。因为她根本没有心情,整天都在想着如何对付那些人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你想怎么做?”

    夜惑看着这个冰冷的妹妹,说实话,他真的不是很了解她。尤其她伤自己,要嫁祸给一个一点点关系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,我不知道怎么做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在开我玩笑吗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像吗?温束安把公司扔下,现在不知道躲在哪里。司诺桑与司雪衣也被他藏了起来,我也找不到她们两个。所以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对林南下手,我是要把她们逼出来。可是结果这些人,一个一个都不出来。好啊,真以为我拿她们没有办法吗?我的生命又不是一天两天了,我有时间消耗得起。”

    她紧紧地握着自己的拳头。看起来十分愤怒。

    “随你怎么做?我自然会支持你,不仅仅你让我得到了琴双,另一方面,你确实是我的妹妹,这件事情我否认不了。无论如何,咱们都是黑暗里面的人,都是一类人。当然得彼此帮忙。”

    看不出来夜惑此时所说的话是真心还是假意,不过练白流也不会觉得有什么,只是耸耸肩膀,笑了笑。

    在练白流的心底,她才不会是他所说的那种人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走了,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。我现在身体不好,我想一个人好好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练白流打发夜惑离开,夜惑当然不是一个识趣的人。于是立马就走,出去的时候碰到正要回来的练母。他低着自己的头,硬生生地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来看芳芳。”

    练母真的很感谢他来看练白流,因为自从她住院后,没有所谓的朋友来看过她。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,我和她是朋友。这是我应该的!”

    说话有些不稳,不过也只有他自己知道。他的整个心都不停的跳,这么多年,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实在是没有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要看也是远远地看着她,所以他有些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毕竟他的母亲,无论事情当年是怎么样,他母亲仍然是爱他的。夜惑在心里这样想,每次快要死去,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。他总会这样安慰着自己。母亲是真的爱自己,丢掉他不是她的本意,现在他也知道是练白流的父亲所做的事情。对母亲所以更加恨不起来,只是母亲的出轨意味着背叛,但是没有母亲的背叛也不会有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他不会去评价练母的好与坏!

    “多来看看芳芳,她一个人也挺寂寞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的。我还有事,我先走了!”

    不想说太多,因为说多错多。为了防止母亲认出他来,于是匆匆忙忙说再见,离开了医院。

    今天来医院真的没有想到会碰到自己的母亲。

    想到千种万种见面方式,也没有想到这种。

    所以他毫无准备,离开医院后。整个人都在发抖,进入车中。赶紧开着车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却不想半路上有人拦住了他!是轩辕觉寺在大路中间拦住了他。

    自己的行踪应该暴露了,他把车开到他面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打开车门,走到他只有一米的距离面前。

    “轩辕觉寺?”

    “是,我是。你是夜惑?练白流的哥哥对吗?”

    “血缘中算是,但是法律上不算。不知道我的答案你满意吗?”

    看起来他是练白流哥哥的身份是隐藏不下去,承认与否也没有多大意思。

    “很满意,不过看起来练白流可不把你当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无所谓,我也不把她当妹妹。不知道轩辕觉寺王爷,你来这里是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夜惑已经知道轩辕觉寺与琴双都是来自古代之人。练白流在告诉他琴双的一切时,就全部说明白。

    “我想来警告你。”

    轩辕觉寺并不在乎自己的身份被说穿,因为此时的他没有觉得这是一个秘密。

  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