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七章 一晌贪欢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对于我以德报怨的救命之恩,她只字不提,却开口同我聊起了别的,她问:“你们从哪儿来?”

    我据实以告:“大奕。”

    她轻扯苍白的嘴唇,笑了笑:“奕国,我去过一次。”她顿了顿,努力回想,再道:“我在那里做了此生最划算的一笔买卖,对方出了足以买人性命的钱财,却要我去一个叫仙眠泽的世外桃源偷一幅画,毋庸置疑我轻松得手,但被画的主人穷追不舍,我亲眼看见她一脚踏入猎人机关,可还是不肯放弃。”因着身子虚弱,她轻咳两声,眉头皱起,语气也没了先前的欢愉,她说:“彼时我很疑惑,好似所有人都有珍视的东西,然而,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从她话里,我听出了她的遗憾,也对她的妥协了然,她默认了陆华浓的提议,决定让我们知道舍利究竟要给何人。

    她姓叶,叫晌欢,一晌贪欢,而事实上她少有这般体验。

    叶晌欢的一生十足演绎了什么叫大起大落。因生在殷实之家,少女晌欢从不曾尝过忧愁,闺阁淑媛,娴静温婉,拿惯绣花针的纤纤玉手,万万不会想到,有朝一日竟要举起千斤重的屠刀。

    而惊变发生在十五岁那年随父母押货远行的路上。

    那日的天气异常晴好,睡了一冬的原野将将冒出嫩绿的草芽儿,南飞避寒的鸟儿也啼着清音将春天一并带回。

    马车摇摇晃晃,晌欢躺在母亲膝上,母亲是个少言寡语的女子,却拥有一双多情善语的眼睛,晌欢恰好继承了这点。母亲一下下轻抚她柔顺的长发,她甜笑着,满是娇憨,抬手掀起布帘,父亲骑马的身影就在前头,母亲每每望着父亲,眼中总有演说不尽的柔情。

    她想,或许几年之后,她也会对谁投去相类的目光,而那人也恰恰回应着她。这大概是她在那个年纪里,能想到的最甜蜜的事。

    事情发生的毫无预兆,她还沉静在对未来的希冀里难以自拔,车外的叫喝便将她生生拖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相公!”母亲心惊,急忙唤父亲,父亲从外头掀开布帘,如临大敌道:“带着欢儿快逃!”

    晌欢透过父亲高大的身量,看见外头几个蒙面人骑着马朝这头来了,早前听说过城外有一伙杀人越货的马贼,却不曾想今日竟遇上了!当下,随行的奴仆丢下车马货物,跑的跑躲的躲,早已作鸟兽散。见母亲吓的不轻,父亲弃马上车,疾鞭打马,晌欢坐立不稳,向后重重摔在母亲怀里,然此时根本顾不得疼痛,一心只想快些逃离。

    随着一声凄厉马鸣,车子兀地停住,金银珠宝从小木箱中泼洒出来,几颗龙眼大的珍珠顺势滚出马车,随后追来的马贼瞧见了,登时利欲蒙眼。

    “相公,相公!”母亲从车内爬起, 掀开帘子,却见前头万丈悬崖,父亲一手紧握缰绳,一手挥舞鞭子,马儿却悲鸣着一步步向后退,对过的崖顶实在太远,如何去得!

    晌欢瞧见三五个小喽啰跳下马背,贪婪的拾取散落一地的珍宝,不时举起来向仍旧端坐马上的头领展示:“大哥,今儿咱们遇上肥羊了!”

    只见那头领斜睨了一眼得意忘形的手下,晌欢从那双露在黑布外头的眼睛里,看见了杀意。紧接着,他举起右手,掌心里有道贯穿左右的陈年伤疤,他干脆利落的向前一挥手掌,手下们便像得了圣旨,齐齐举刀朝叶家三口杀来!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